• 关于母亲

    2009-12-31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Tag:
  • 关于帮忙

    2009-10-27

        董公曾经在博文里写过:做我们这行,难免少不了帮忙......

        帮忙录一句,帮忙剪一下,帮忙编一遍。最后还不忘附上一句:“其实也蛮简单的” 我X!简单不简单,你知道还是我知道?!找人帮忙,有易有难。而下定夺的主动权,则不应在求人方,哪怕真是一丁点事,总要从他人之位启想。如此形容的简单,却因为自身搞不定而求助于他人,这本身就是困难之事,何来简单之说? 而对于帮忙者来讲,上其位,开其工,这本身更不含“简单”之色。所以这简单的定义,是劳者谦虚婉谢的“举手”,并非求人者口中的“轻易”

        帮忙中最怕,也是最伤感情的人,我遇到的有三种。其一,平日如影不现身,有事相求才露面。小时候看润发伯伯的《英雄本色》,有句台词忘了谁讲的但内容一直记忆甚深,大意为:“朋友嘛,就是你帮帮我,我帮帮你”。有来有往,有去有回,不光是借赁,送礼等才有的规则。求尚往来,应该也是帮忙中最根本的基础。身边某女,梦想职业经理人,平日里无话,无召唤,偶尔兴起约其咖啡或进餐,被拒。只要一到其工作上需要圈中某人联系方式时,电话隧响,开门见山索要。告之,开心断线,继续无话......倒不是在意被打扰,只是我对着镜子左看右看,自己长得也不像本黄页啊!

        如果说第一种可以安慰自己,那是人家看得起我,那第二种,搞不好就得被人看不起了。帮忙过后,凡是听得最多的话,除了感谢之外,无非就是“改天请吃饭”之类的无实际意义的邀约。大言不惭!真正帮忙过后,要么当下安排。要么调头走掉。改日这类的词,一来出口实无诚意可言,二来......你想日我还不想被日呢。所以麻烦各位求官,改日请XX之类的空头支票,尽量少开,无处兑现,银行连个排队号都不会发给我。话此,想起素未谋面某男A,曾经敬重之人拜托,赴力过一回。事罢,效果显著,A君发言:改日做东喝酒相识!信以为豪爽之人,值得一交。结果......整月等不来酒醇肉香,月末等来求助短讯一则:“弟兄,再帮我一下......”对不起!您忙得如此堪负,鄙人也没有闲工夫

        所以说第二种人,帮了他不说,搞不好落个贪图回报,计较眼前吃喝的臭名,真是划不来啊。所以帮忙这回事,还得需要火眼金睛,看准了人再帮!但是偏偏HOTDOG唱过这么一段:“我不自找麻烦 麻烦会来自找”。某B公司,为求一同样被他们定义为“很简单”的事,经过他人介绍,到了我这里。本来,我可以拒绝,或者提出费用。但是碍于介绍人的面子,所以就答应帮帮忙了。可这不答应不要紧,一答应下来,这苦头就真得是自己往肚下咽哪。一而再,再而三。从当初一个小小的效果。到后来这里改那里动。从单一版本修改,到现在若干版本百出,从音频的修改到视频的贴换,俨然一个工程浩大常规业务单。三番五次之后,现在倒也干脆。直拨电话,也不询问是否有空,先传给你,然后邮件尾随:一二三!要求列得清清楚楚。第二天开始,QQ催,电话催,短信催。反正彷佛我就是那传说中的“荡帐”终日无事无为只等B方来求。曾经一晚发飙,欲婉言拒绝,不料疲软于同情牌杀手锏之下,以若不助则无助的无畏精神,晾眼前。哎!心软,疲软,帮到手指软......

          虽说无知者不怪,但以上三种,想必也是在人际场上混杂过的,待人处事之道,不会脑中荡无。既然当初决定助于一力,就没有想过赚取丰厚回报。只求一物:尊重!

          白羊者,生性热情,乐于助人,爱打抱不平。帮忙,事到我处,份内能顺手撂一把的话,本不应该拒绝。但是,做人,还得有个原则和横定标准。帮值得帮的人,帮尊重你的人。乐乐那句话我依然记忆犹新:“不要让我后悔当初帮过你”

    Tag:
  • 我觉得 每年的夏天总是如此......

    秋雨闷声不响如期而至驱赶着夏天
    离去的步伐匆忙
    忽冷
    忽凉
    预示着度过
    预示着成长

    既然记得
    初夏IFE的夜晚
    室外潮湿的空气和暖暖的风
    吹在你的脸颊上
    我看见你的睫毛微微闪动。。。
    既然记得
    夏之风的千屿之畔
    码头的石阶记录下我们共步的时光
    白裙
    被风吹扬彷佛如绽开的白色山茶花

    是云之凡么.....

    多彩变换的T恤
    折射出夏天各色
    心情随颜 起伏跌宕
    如清早天边泛起的一丝丝橙晕
    转眼间替换了深海的蓝
    如傍晚夕阳染云的一片片火红
    闪耀在树叶缝隙里的金色光圈
    这是夏天的光影热情的色
    是你留在相机里
    点点的记忆......

    Tag:
  • 【度—夏】

    2009-09-01